学院概况

最新发布

服务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留学新闻 >

并补交剩余的学费

作者:菠菜app 发布时间:2021-01-23 17:37 浏览次数:

  从俄罗斯回来之后,18岁的昆明女孩洋洋(化名)就很少出门,甚至连最亲的小姨,她也躲避不见。洋洋的父母没有想到,当初“望女成凤”不惜重金送女儿出国留学,竟然会换来现在的狼狈不堪。

  去年11月1日,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,洋洋通过一家留学中介,从云南成功飞抵俄罗斯圣彼得堡,准备在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临床学系进行为期6年的学习。

  然而,还未等洋洋从初到异国的兴奋中回过神来,一场噩梦般的骗局就不期而至。在被中介公司派驻俄罗斯的工作人员骗走所有学费之后,她不得不过起“流浪”生活。

  今年2月底,在异乡流浪数月的洋洋终于回国。由于认为“中介公司违反合同约定”,洋洋的家人近期准备起诉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中介公司,索赔经济及精神损失。

  去年7月上旬,刚刚结束高考的洋洋与同学一起,参加在云南省科技馆举行的高招会。浏览一圈之后,洋洋被一家留学中介机构吸引住了。在该机构发出的一份宣传单上称,可以为高中应届毕业生申请自费出国留学的相关名额,并且“成功率高达80%”。

  在仔细研究宣传单之后,洋洋把目光锁定在“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”身上。按照资料上的宣传,到俄罗斯留学不仅学费相对低廉,而且更容易申请到出国名额,更重要的是,这所大学正是她梦想中的医科类大学。打定主意之后,洋洋立即将心中的想法告诉了父母。考虑到将来能给女儿一个更为光明的前途,洋洋的父母最终为决定为她报名,送她出国深造。

  仅仅只过了半个多月时间,交纳了200元的“建档费”之后,去年8月,洋洋顺利收到了通过中介机构转来的“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入学通知书”,此外,还附有一份中介机构发出的相关须知及价格表。上面注明:学习时间总共为6年,其中包括一年的预科学习、1.2万元的中介费用,以及每年近6万元的学费。

  虽然女儿前往俄罗斯留学总共将花去近50万人民币,然而想着自己的孩子能出国留学,既长本事,又是个锻炼的机会,于是,洋洋的父母几乎没有犹豫,就缴清了中介费用,并为她在昆明报名参加了短期的俄语培训。

  去年10月20日,洋洋的父母通过这家中介设在昆明的办事机构,签订了委托协议。协议约定:中介公司负责安全准时将洋洋送达俄罗斯,并对她在俄罗斯第一年的预科学习进行保障;交流中心派驻俄罗斯的工作人员将负责对洋洋的全面管理,包括带洋洋去学校体检、注册等事项,直到洋洋顺利升入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临床医学系后,协议才终止。

  去年11月1日,洋洋登上了飞往俄罗斯圣彼得堡的班机。但令她和家人意想不到的是:这次俄罗斯之行,不仅会给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,而且还令一家人痛苦和烦恼。

  2007 年11月1日下午,俄罗斯圣彼得堡郊外的国际机场,洋洋等一批赴俄罗斯的留学生被一名姓谢的中国人接走。当天傍晚,洋洋被谢某开车送到了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附近的一所公寓。第二天一大早,谢某再次出现在洋洋面前,并表示自己负责洋洋的管理,随后还带她到学校体检、注册。在办完一系列的手续之后,洋洋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涯。而“热心”的谢某更是让身处异乡而又语言不通的洋洋彻底放松了警惕。

  然而,洋洋没有想到的是,自从她见到谢某的那一刻起,自己就陷入了一场骗局当中。“当天他带我女儿去学校注册,问我女儿是否把钱换成卢布。由于女儿出国时只带了欧元及美元,没有现成的卢布,谢某就自己垫钱帮女儿交了学费,说总共交了62000元卢布,刚好是一学年的学费。没想到的是,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开始打我女儿学费的主意了!”

  据洋洋的母亲刘女士介绍,在当天交完学费之后,谢某就带女儿去银行兑钱,然而去到一家银行之后,谢某就说这家银行不能换,并让洋洋把钱都拿给他,称“俄罗斯小偷多,帮洋洋保管”,还一再保证说自己不会要她的钱。听了谢某的保证,毫无防备的洋洋就把身上所有的美元(折合人民币大约6万元)全部拿给了谢某。临走的时候,谢某还给了洋洋3000卢布。

  12月1日,洋洋开始正式上课,而承诺负责洋洋生活的谢某出现的次数却越来越少。洋洋每次打电话向他要钱,他都一直推托。12月中旬,洋洋几乎已经“弹尽粮绝”,而此时谢某却仍不愿意还钱。感觉不对劲的洋洋便打电话给位于北京的中介公司总部,并在高年级的中国留学生帮助下,到学校进行查询。一查他们才知道,谢某当初交给学校的并不是一学年的学费,而仅仅只是一个学期的学费。在与北京中介方的一通交涉之后,总部称会敦促谢某把钱全部还给洋洋,并补交剩余的学费。

  12月底,因为没有钱而靠中国老乡救济已经超过2个星期的洋洋,终于等来了谢某还她的15600卢布,然而这些钱仅够她把剩余的学费交清。由于怕父母担心,爱面子的洋洋只好期盼着谢某能尽快还钱,而不敢打电话给父母,只是一个劲往中介公司打电线日,走投无路的洋洋终于收到了中介公司派人送来的28600卢布。此时,她已经无法在俄罗斯呆下去,只能请求高年级留学生帮她办了退学手续。3月1日,在还清自己借的钱之后,洋洋买了机票,返回昆明。

  回国之后,洋洋大病了一场。虽然已经回到家中,家人也一直在旁边安慰,然而想起自己在俄罗斯的经历,洋洋依然感觉有些后怕。她说,如果不是中介公司及时将28600卢布还来,她恐怕将永远无法回国了。因为那时候,她连打国际长途回家要钱的费用都没有。

  由于认为“中介公司违反合同约定”,没有按照协议约定照顾好洋洋在俄罗斯的生活,洋洋的家人准备在近期起诉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中介公司,索赔经济及精神损失。

  “按照协议约定,中介公司要负责我女儿在俄罗斯留学第一年的日常生活及安全,然而中介公司不仅没有做到,他们的员工反而骗了我女儿的钱,让我女儿无法再继续学业,还造成了她极大的心理负担。中介公司理应赔偿,而不仅仅是将骗取的钱财退还我们了事!”洋洋的母亲刘女士说,洋洋不仅不敢跟他们讲出国留学的生活,甚至都不敢回忆。“只要一想起出国的日子,女儿就会睡不着、吃不下,整天精神恍惚!”

  3月11日下午,记者从位于北京的这家中介总部俄罗斯项目办曹主任处了解到,在发生洋洋被骗事件之后,他们已经向俄罗斯警方报案,目前他们正协助俄警方全力追捕谢某。而在事发之后,他们已将洋洋被骗的学费返还,并向学生家长发过道歉信。“不管此事的责任方在谁,所承担的责任比例多大,作为学生的主要负责人,我将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。目前我已责成境外的老师,将洋洋的第二学期学费尽快交到学校,期限在2008年3月30日之前。目前这笔费用也由我个人承担!”


菠菜app

©菠菜app
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:650191

电话:+86-871-65033412

传真:+86-871-65148547

相关链接